大佛之谜


大乘寺大佛之谜

        齐齐哈尔大乘寺,俗称大佛寺。但是六十年前,当齐齐哈尔解放的炮声响起的时候,3-4米高的汉白玉大佛,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了,38年后这些大佛又都回来了。大佛是如何失踪又如何再现的呢?
齐齐哈尔大乘寺以大佛著称,但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寺里并没有佛像。在1946年4月以前见过大佛的人,少说也得有70岁,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大乘寺的大佛只是一种传说,很多人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目睹过大佛的卢山真面目。很多人提出疑问,大乘寺真的有大佛吗?
这还得从1946年4月24日第二次解放齐齐哈尔的炮声响起说起。




       1946年的春天,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部署适时恢复东北的各大、中城市。从3月24日到3月26日三天的时间里,连续三次电令东北民主联军,“要准确把握时机,适时解放齐齐哈尔”。解放齐齐哈尔提到了日程。设在昂昂溪的总指挥部,对攻占齐齐哈尔做出分六路攻占齐齐哈尔的兵力部署。第二路由十九旅担任,由东南方向侧攻,主要任务是突破大乘寺,夺取东大营,占领火车站。大乘寺被列为解放齐齐哈尔的主要攻击目标。4月24日凌晨两点钟,3颗红色信号弹划破了春寒料峭的夜空,六路兵马,如神兵天将,向齐齐哈尔市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再说这时候的大乘寺,几天来山门紧闭。首倡建大乘寺的孔玉书,连他爹的半身像都顾不上,哪里还管得了大佛,早跑了。国民党接收大员彭济群这时也不见踪影了。
    形势紧迫,大乘寺没人管了。大乘寺的方丈如光、首座酲如、监院妙道,急得团团转,无心诵经。在方丈室内,这三巨头只惦念着大佛如何转移,又转往何处。时不我待,并无良策,经过一番争论,最后决定将大佛转入地下。
    将大佛运走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地掩埋又谈何容易。大乘寺山门紧闭,寺内香烟缭绕,鼓磬齐鸣,虚张声势,实则掩耳盗铃。寺内的和尚乱作一团,监院和尚妙道正忙着指挥在殿内搭脚手架,准备抬走大佛。因为佛像高大,脚手架搭了有5米多高。七、八个和尚登上脚手架,忙乎了半天,大佛纹丝不动。又上去五、六个和尚也无济于事,人多了还不行,脚手架被压得摇摇欲坠,嗄嗄直响,白费劲。时间非常紧迫,这可急坏了大小和尚,使出了全身的解数,大佛稳如泰山。还是方丈如光有灵气,急中生智想起了雕刻大佛的石匠老冉家的兄弟。立刻派人去冉家请来石匠二兄弟。兄弟二人当然是行家里手,搬动大佛也就是二两拨千斤。原来4-5米高的汉白玉大佛,并非一整块大石头所雕,是分部分由几块石头拼接成的。每尊大佛都有几个结点,可以分解拆开。和尚熟读经文哪里知道石匠们的绝窍。石匠兄弟轻手轻脚,从上到下拆开了拼装的大佛。大佛分解成了零部件,众和尚轻而易举的将佛像请下了虚弥座。佛像被请下来了,这只是工程的一半,掩埋大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还得增加保密的程度,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方丈如光口中念念有词,千恩万谢立马送走了冉家的两兄弟,再次紧闭山门,开始第二步行动——掩埋大佛。
    由于时间太紧了,众和尚不分昼夜齐下火龙关,挥汗如雨,很快在天王殿和大雄宝殿东侧的空地上挖了十几个大坑。也来不及将佛像的部件按每个佛像编号了,用圆木滚杠,将佛像的部件滚到大坑里,秘密掩埋。挖出的土扔到水泡子边和树林里,埋佛像的地方认真平整不留痕迹。
    没等解放军到,大佛没了,和尚也没了,大乘寺是不知大佛何处去,只留古寺空悠悠。
    解放齐齐哈尔是顺应天时,是历史的必然,是大势所趋。历史的潮流不可阻当,六路兵马进展顺利,分别占领了预定的目标。担任东南方向侧攻的第二路十九旅完成了所有的作战计划,当然包括“突破大乘寺”的任务。
当1946年4月24日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大街小巷沸腾了,各界人民热情欢迎部队进城,欢庆齐齐哈尔解放。
大乘寺的大佛,从此消声灭迹,不知所踪。再也没有人见过大佛,也没有人包括和尚来找过大佛,大佛消失了,变成了民间的传说。那么,38年后这些大佛又是如何回来的呢?
    后来大乘寺变成了革命公墓,从此一切变得很沉寂、肃穆。大乘寺里没有大佛,但有汉白玉,有的玉器雕刻艺人常到这里找玉。也许是掩埋时的匆忙,还真有散落的汉白玉,烈士的墓碑中就有来自莲花座的汉白玉。
    岁月匆匆,一晃就是36年过去了。大约是在1982年,为落实宗教政策,齐齐哈尔市政府计划将革命公墓迁出,在大乘寺的东墙扒开了一个口子,打算建一所一半在院里,一半在院外的公墓的楼房。从墙外开始挖基础,但还没有挖到院里,就因会破坏大乘寺这处文物保护单位的整体风貌而停止。大概是大佛露面的时机还不成熟,东边的地槽已经挖了一米多深了,再向西往院里挖,就挖到大佛了,但是停工了,虽近在咫尺,大佛并没有暴露出来,佛像没有显身。
    这时候市政府有关部门决定修复大佛寺,并决定寻找佛像。修复大乘寺和寻找佛像的工作首先是由城建部门来完成的。市里主管城建的领导亲自挂帅,经过多方调查、走访,认定寻找大乘寺当年的僧人才是上策。
    1983年的深秋,原大乘寺监院圆智法师,专程由北京来到了齐齐哈尔。圆智来到阔别多年的大乘寺,庆幸大乘寺被完整的保护下来了,重修大乘寺当然是佛门盛事。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当时佛像埋得不是很集中,又没有做什么标记,圆智法师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查看着,用脚步丈量着,边查看边指点着埋大佛的具体位置。
    这时许多人又产生了疑问:大乘寺的佛像被掩埋了将近38年,圆智法师已是耄耄之年,绝非耳聪目明之时,大佛能找到吗?
    深秋了,天气有点儿冷。挖大佛的任务落实到了市园林处的工人们身上。经圆智指点,园林处的工人们,整整忙乎了一周的时间。
    挖大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以说是有劲使不上,万一挖坏了,不是等于白挖了吗?还得挖出来,还得保证毫发无损。埋佛的范围还不小,光靠人工挖土方时间太长,天冷了今年就挖不了啦。为了抢进度,城建局调来了推土机、挖沟机,但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一铲下去毁了大佛,反而适得其反,只能是清除一下地表的残土之后,靠边站了。挖大佛只得靠人工,用锹镐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儿磨洋工了。
连续挖了一周的时间,功夫不负有心人,真的挖到了大佛,大佛终于出土了,重见了天日。挖出来的当然都不是完整的大佛,而是分解的各个部分。这仍然是个细活,挖出来的佛像部件,还得分类编号,用毛笔写上号。按编号计算整整挖出了佛像的部件共81件。
傅惟光先生当年是齐齐哈尔市文管站的工作人员,曾参与大佛的寻找和挖掘工作,见证了大佛面世的全过程。
    傅惟光:当时挖出来大佛的各个部位,当然仍难免已经不全,某些部位缺失。但这就不错了,主要的都在,修复归位的时候就好办了,缺什么补什么。修复之前的任务也挺繁重,支起苫布,防止风吹雨淋,加强值班防守,防止人为破坏和丢失。)
    大佛回来了,大佛找到了!大乘寺院内用苫布苫着的大佛,吸引了十里八方的乡亲们来观看,不少是郊区的农民骑了二、三十里的自行车来看大佛,人们慨叹大佛雕刻高超的精美技艺和大佛给人们以幸福安康的慈祥神情。大佛回来了,回到了新时代齐齐哈尔人民幸福生活之间。
    在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怀下,在全市各界人士的支持下,大乘寺经过几年的修复,旧貌换新颜。汉白玉的佛像经过修复组装,已经完全复位。1990年大乘寺正式恢复了宗教活动。
时逢盛世,百事俱兴。从1980年公布大乘寺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来,已经过去了26个年头。大乘寺不但得到了修复,又几度扩建。今日大乘寺,可以说是古刹新姿。大乘寺是齐齐哈尔历史的一段记忆,是齐齐哈尔文明城市的一个窗口,是创建齐齐哈尔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的一块瑰宝。在创建和谐社会中,我们看到了文明、美丽、繁荣的齐齐哈尔。




Copyright © 2016-2018 邂逅淡漠工作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邂逅淡漠工作室

友情链接:xhdm